蜂胶的生物学活性和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

发布时间:2011-09-02 17:14    文章来源:湖北天马养蜂场    浏览量:2407 次    【字体大小:正常 偏大 最大

摘要:概述蜂胶在抗微生物、抗炎症、抗氧化、抗癌等方面的生物活性和药理作用以及发现的一些新成分的研究进展,阐述了蜂胶中某些特殊化合物的药理活性,对蜂胶在医疗保健上的应用有指导意义。

关键词:蜂胶;生物活性;药理作用

北温带的蜂胶主要来源于杨树、柳树和针叶树等植物的树脂,主要成分是类黄酮、酚酸及其酯,而巴西、古巴的蜂胶是蜜蜂采自当地热带、亚热带的植物树脂,其成分与北温带的蜂胶有很大不同。尽管各产地的蜂胶在成分上不同,但都具有抗微生物、抗氧化、抗炎症、抗癌等生物活性和药理作用。本文重点介绍近15年来关于蜂胶在这方面的研究进展概况,不包括发表在国内养蜂专刊上我国的研究报道。

1蜂胶抗微生物活性

意大利Detoma,P;Ozino,OI.(1991,1494/96)[括号中前面的数字是论文发表的年份,后面的数字是论文摘要收录在ApiculturalAbstracts的顺序号]对来源于医院的微生物的抗菌活性进行了研究。他们将0.08~9.00mg/mL蜂胶加在已知耐多种抗生素的微生物培养中。蜂胶抑制所有分离测试的葡萄球菌属、金黄色葡萄球菌和白色念珠菌,但是灭活其他5种微生物(产气假单孢菌、大肠杆菌、肺炎球菌、奇异变形杆菌、沙门氏菌属)。存在各种抗生素时,经过反复试验,在多次试验中蜂胶与抗生素有明显的协同或桔抗作用。

古巴RojasHernandez,NM;Candelario,M;Olivares,E.(1993,1124/96)鉴定了蜂胶乙醇提取物(蜂胶酊)抗30种临床分支杆菌的抗微生物活性,确定了处理1天和7天的最小抑制浓度和最小杀菌浓度。用1mg/mL蜂胶,除结核分支杆菌外,所有的分支杆菌菌株都受到了抑制。只有30%的结核分支杆菌菌株受到2~5mg/mL蜂胶的抑制。在最小杀菌浓度下,l天和7天处理没有明显区别。

日本Nakano,M;Shibuya,T;Sugimoto,T.等(1995,1129/96)采用柱色谱从巴西蜂胶中分离出抗耐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aureus,MRSA)的活性成分。经鉴定这种成分是3-异戊(间)二烯基-苯丙酰基-氧化肉桂酸,它的最小抑制MRSA的浓度是2μg/mL。

巴西Higashi,KO;Castro,SLDe(1994,750/96)研究了不同蜂胶提取物抗锥体虫(Trypanosomacruzi)的抗原虫性质。乙醇提取物和二甲亚砜提取物两者都有效抗击寄生虫的3种形态,前者比后者更有效。蜂胶配为100mg/mL时,24h后观察到锥体虫成虫血流总的溶解,其作用要看温度而定。用蜂胶酊处理感染的腹膜巨噬细胞和心肌细胞,强烈抑制感染的水平。讨论了蜂胶作为一种可能的抗锥体虫制剂的应用。

法国Amoros,M;Simoes,CMo;Girre,L.等(1992,1135/96)研究鉴定了蜂胶中主要类黄酮在试管内抗简单疤疹病毒(HSV-1)的活性。发现黄酮醇比黄酮活性较强,重要性州顺序为:高良姜精、茨非醇和栎精(槲皮素)。也研究了黄酮和黄酮醇二元的抗简单疤疹病毒的效果。通过所有组合显示的协同效果,可以说明为什么蜂胶比单个成分更有活性。

法国Amoros,M;Lurton,E;Boustie,J;Girre,L.(1994,1493/96)从杨树芽(N)分离出3-甲基-丁-2-烯基-咖啡酯(以前在蜂胶中鉴定出的化合物),也人工合成了它(S)。在试管内确定了N和5以及蜂胶提取物的抗简单疤疹病毒I型的活性。采用1次或多次倍增循环,病毒滴定度下降3log10。病毒DNA的合成降低32倍。

西班牙Serra,J;Escola,R.(1995,296/97)分析和测定了来白巴西的1个蜂胶样品,乌拉圭的3个样品和中国的8个样品。在生物测定中,确定了细菌的最小抑制浓度。对枯草杆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最小抑制浓度是60~80μg/mL,对大肠杆菌是600~800μg/mL。最适宜的值分别比四环素大53和400倍。化学分析暗示,抑菌活性或许是各种酚类化合物的协同作用,特别是芹菜素、金合欢素、松属素、栎精、芦丁和香草醛。

土耳其Digrak,M;Yhmaz,O;Ce1ik,S.等(1995,298/97)发现蜂胶配具有抗常见的球菌、革兰氏阳性和革兰氏阴性细菌的抗微生物活性,包括人结核杆菌。从蜂胶提取了神经酸、棕搁酸和硬酪酸,浓度分别为15.8mg/g,9.6mg/g和2.72mg/g。

巴西Fernandes,AJr;Sugizaki,MF;Fogo,ML.等(1995,657/97)采用琼脂稀释法研究了蜂胶对从人感染分离的118个金黄色葡萄球菌、108个大肠杆菌、60个伤寒沙门氏菌、50个白色念珠菌、23个近平滑念珠菌、19个热带念珠菌和14个Candidaguilliermondii的试管内抗菌活性。在细菌中,革兰氏阴性菌是易感性最低的,对测试的90%的菌株的最小抑制浓度为22.5~23.1mg/mL(10.2%~10.5%V/V),近平滑念珠是敏感性最低的。在全体分离的菌株中相对敏感性顺序为:金黄色葡萄球菌,热带念珠菌)b白色念珠菌>C.guilliermondii>近平滑念珠菌>伤寒沙门氏菌,大肠杆菌。

意大利Tosi,B;Donini,A;Romagnoli,C.等(1996,659/97)测定了4种溶剂(乙醇、甘油、丙基乙二醇及植物油)的蜂胶提取物的抗微生物性质。全部提取物都有活性,特别抗革兰氏阳性菌(如金黄色葡萄球菌、黄色八迭球菌)、酵母菌(如白色念珠菌、红酵母、裂殖酵母)和肤癣菌(如小孢子菌、散囊菌),抑制圈在3~30mm。植物油、乙醇和丙基乙二醇的提取物对酵母菌和肤癣菌的抑制长达2周以上;甘油提取液只能维持抑制数日。用来提取的溶剂可加强蜂胶的抗微生物活性。

保加利亚Boyanova,L;Derejian,S;Koumanova,R;等(2003,309/05)用琼脂井扩散方法评价了30%蜂胶配对38株临床分离的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pylori)的活性,以乙醇为对照。用30μL,60μL或90μL蜂胶配,或30μL乙醇、井;幽门螺杆菌平均生长受抑制的直径分别是17.8mm,21.2mm,28.2mm和8.5mm。在纸盘扩散测试中,湿蜂胶纸盘对26个幽门螺杆菌菌株和18个弯曲杆菌菌株平均生长抑制直径分别为21.4mm和13.6mm。干蜂胶纸盘对73.1%的幽门螺杆菌有抗菌作用;在36.4%分离的菌中生长抑制直径为15mm以上。用于蜂胶纸盘对幽门螺杆菌生长抑制直径平均为12.4mm,对弯曲杆菌为11.6mm。

中国ZhongLiRen;HanWenHui;ChenHeFeng.N(2002,1316/05)95%乙醇蜂胶提取液抗幽门螺杆菌活性最强,其次为60%乙醇提取液,水提取液活性最低。

南斯拉夫Stepanovic,S;Antic,N;Dakic,I.等(2003,1312/05)考查了13个蜂胶样品抗39种微生物(14个耐抗生素的或多抗抗生素的)并确定蜂胶与抗生素的协同作用。不论微生物是否耐抗生素,蜂胶都表现对革兰氏阳性细菌有抗微生物活性(最小抑制浓度0.08%~1.25%),对酵母菌最小抑制浓度为1.25%~5.00%。粪肠球菌是最有抗性的革兰氏阳性细菌;沙门氏菌属是最具抗性的革兰氏阴性菌,白色念珠菌是抗性最强的酵母菌。蜂胶提取物与选择的抗生素有协同作用,显示出能增强抗真菌活性。

保加利亚Kujumgiev,A;Tsvetkova,I;Serkedjieva,Y.等(1999,600/01)研究了不同地区蜂胶样品对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及大肠杆菌)、真菌(白色念珠菌)和病毒(鸟类流感病毒)的抗微生物活性。所有样品都抗测试的真菌及革兰氏阳性细菌,大部分显示抗病毒活性。全部样品的抗性相似,不管其化学成分的不同;温带地区的蜂胶含类黄酮和酚酸酪,但热带蜂胶没有。

意大利Bosio,K;Avanzini,C;DAvolio,A;等(2000,904/01)测定了意大利不同地方的2个蜂胶样品乙醇提取物抗化脓链球菌的活性;最低抑制浓度和最小杀菌浓度为≤234μg/mL,其中1个富含类黄酮松属素和高良姜精的样品活性较强。

意大利Cafarchia,C;Laurentis,Nde;Milillo,MA;等(1999,905/01)研究指出,各地的蜂胶都显示抗肤真菌和念珠菌属活性,但活性的不同与产地和溶剂有关。推测活性可能取决于各种肉桂酸的浓度及类黄酮成分。

美国Harish,Z;Rubinstein,A;Golodner,M.等(1997,565/00)测验表明蜂胶抑制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I)的复制和在体外有调节免疫作用。

土耳其Sahinler,N;kurt,S;kaftanoglu,O.(2003,1228/04)在试管试验,测试了各种浓度(1.56~50mg/kg)的蜂胶酊抗白垩病(Ascosphaeraapis)的作用。它抑制此病的发展非常有效,抑制力随蜂胶浓度而提高。

巴西Araujo,CEP;Shimizu。MT;Cunha,IBdaS;等(2003,939/05)毒理测试结果,蜂胶对小鼠中枢神经和自主神经系统没有任何有害作用;半数致死量超过5000mgAg。在患白化病大鼠抗溃疡作用显著,1.0g/kg的剂量在72%的大鼠降低导致溃疡损伤的平均指数。

埃及El一Dieb,SM;Abd-Al-Fattah,MA;Abd-Al-Fattah,AM.(1997,1040/98)用圆片测验法测试了蜂胶酐抗菌和抗霉菌的抗微生物性质,以及在乳制品上的应用。从巢门采集的蜂胶比采自承框条、巢框及盖布上的抗性较强,它的作用与抗生素头孢雷定抗乳酸菌属、唾液链球菌嗜热亚种、大肠杆菌、微球菌属、金黄色葡萄球菌相当,但对枯草杆菌作用较强。从盖布采集的蜂胶抗真菌作用最强;它的抗花斑曲霉、黑曲霉、黄曲霉比Delvocid较强。将蜂胶涂在于酪块表面,不论用塑料包裹还是不包裹,能完全预防霉菌和细菌在其表面生长;蜂胶不进入干酪内部。蜂胶处理的干酪块比对照得到的感官分数较高。

古巴Ledon,N;Casaco,A;Gonzalez.R等(1997,1041/98)研究了古巴蜂胶酊在小鼠上抗癣、抗炎症和止痛作用。蜂胶液在作为癣症模型实验小鼠尾部形成颗粒层。蜂胶50mg/kg在小鼠棉球肉芽肿测试上,在剂量为25%(2.5μL)巴豆油引起小鼠水肿以及在剂量为10mg/kg小鼠腹膜渗透性测试上,表现出抗炎症作用。提取液25mg/g在醋酸引起痛苦模型上表现出止痛作用;而40mg/g在小鼠热板测试中有止痛作用。得出结论,古巴红蜂胶有抗炎症、止痛和抗癣特性。

日本Tatefuji,T;Izumi,N;OhtagT.等(1996,1440/97)从Manaus地方的蜂胶提取液分离出6种化合物,鉴定为咖啡酰奎尼酸(绿原酸)衍生物:5-咖啡酰奎尼酸、绿原酸、4-咖啡酰奎尼酸、4,5-二咖啡酰奎尼酸、3,5-二咖啡酰奎尼酸和3,4-二咖啡酰奎尼酸,这些化合物都显示加强鼠类巨噬细胞的分散,并比较了它们对巨噬细胞运动性的影响。

2抗氧化和免疫调节作用

蜂胶的生物学活性和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

意大利Cengarle,L3Carta,A;Tilloca,G.等(1998,1170/00)用甲基亚油酸做底物,测试了蜂胶甲基酮提取液和蜂胶酊对多不饱和脂肪系统的抗氧化作用。蜂胶提取物比维生素E的抗氧化活性较强。用薄层色谱法鉴定出的类黄酮有crisine,高良姜精、茨菲醇、茨菲素、桑色素和菲瑟酮。

日本Sun,Fang;Hayami,S;Hamna,S等(2000,1224/01)饲喂大鼠缺乏维生素E的饲料,(A)补充1%蜂胶4周或8周,或者(B)不补充蜂胶作对照,评价蜂胶的抗氧化活性。在4周或8周后未观察到组织维生素E有明显差别。4周后A组血浆维生素C浓度明显高于B组;8周后在肾、胃、小肠和大肠组织维生素C的浓度A显著大于B。8周后大肠中脂质过氧化浓度A显著低于B。这些结果暗示:(1)蜂胶的某些成分被吸收,在血液中循环,其行为好像亲水的抗氧化剂,保护维生素C;(2)蜂胶在它积累的地方发挥抗氧化作用,例如在肾脏(在那里它被排泄);在胃肠道(甚至从细胞外面影响组织)。

埃及Abdel,Salam;Samiha,MM.(2000,1167/02)将含有64.1%类黄酮的蜂胶提取液添加到奶油中,在奶油储藏期间显示良好的稳定性;随蜂胶浓度增加稳定性提高。在8个月的储藏期,用蜂胶酊处理的及未处理的奶油以及饼干的提取物的过氧化值,就腐败变质(Rancimat)而论显示有同样的趋势。焙制的饼干由于添加了蜂胶酊,感官质量得到了改善。

荷兰Beukelman,CJ;Vries,PJFde;Schaafsma,A.等(1997,610/99)在一些免疫测定中测试了脱蜡的蜂胶组分和水提蜂胶成分。观察到经典的补体途径受到蜂胶显著地抑制,然而交替途径和终端途径几乎不受影响。蜂胶组分强烈抑制用酵母多糖及聚甲基丙烯酸酯处理人血浆激发粒细胞发生的被鲁米诺也被光泽精加强的化学发光。人单核细胞产生的肿瘤坏死因子也取决于剂量受到抑制;对T细胞增殖的抑制不明显。抑制活性不能归因于细胞毒性作用。给鼻内感染肺炎杆菌的小鼠每日口服蜂胶,结果生存的可能性大3倍。

克罗地亚Orsolic,N;Basic,I.(2003,1226/04)指出蜂胶水有免疫调节作用。给小鼠口服或静脉注射水提蜂胶液(蜂胶水)50.0mg/kg,都提高了体重和脾的细胞结构。也报道了其他作用。

3抗炎症作用

埃及KhaWai,MT;El-Ghazaly,MA;El-Khatib,AS.(1993,343/96)指出蜂胶提取物含有氨基酸、类黄酮、萜烯及肉桂酸衍生物。各种方式的蜂胶提取物在试管内表现有抑制血小板聚集及二十烷的合成,暗示它有强力的抗炎症作用。试验了用13%蜂胶水口服3种剂量(1mL/kg,5mL/kg和10mL/kg)对角叉菜胶引起的鼠脚水肿及佐剂导致的鼠关节炎模型的作用。在两种模型中,蜂胶水表现出与剂量有关的强力抗炎活性,与二氯胺苯乙酸(diclofenac作为参考标准)相媲美。然后以蜂胶水测试了对分离的致敏的脉鼠肺,研究它对前列腺素、白三烯及组织胺释放的作用。得出结论,蜂胶水在体内有强力的抗炎作用。它的活性与其对释放各种炎症介体的作用密切相关。

波兰Krol,W;Scheller,S;Czuba,Z.等(1996,323/98)已知蜂胶酊具有多种有益的医学特性,包括抗炎活性。脉鼠嗜个性白细胞经佛波醇肉豆蔻乙酸盐刺激产生自由基,评价从蜂胶分离的19种酚类化合物对由于自由基使鲁米诺加强的化学发光的抑制作用来测定抗炎活性。咖啡酸苯乙基酯在浓度10μm时完全消除化学发光,而3种黄酮醇(高良姜精,茹菲醇和莰菲素)在同样浓度时降低化学发光73%~93%。

韩国Park,E-H;Kim,S-H;ParkS-S.(1996,582/00)测验了韩国蜂胶配的抗炎作用。(1)给大鼠。口服100mg/kg蜂胶配显著降低了角叉菜胶引起的后足浮肿。(2)预先口服蜂胶酊使血管的渗透性提高,以醋酸处理引起的痛苦显著受到抑制。(3)每日口服50.0mg/kg或100.0mg/kg显著降低肉芽发生及渗出液的形成。同时服用predisnole(2.5mg/kg)可加强抑制作用。

韩国Park,EunHee;Kahng,Jahoon.(1999,922/01)采用辅药诱导的大鼠关节炎评价了蜂胶酊抗慢性炎症的效应。在慢性关节炎动物模型,每日口服蜂胶酊50.0mg/kg或100.0mg/kg压低了关节炎指数,并减轻了生理衰弱。蜂胶酊的石油醚亚组分(口服100.0mg/kg)对大鼠脚浮肿有抑制作用,在注射角叉菜胶3h和4h后,口服蜂胶配200.0mg/kg显示明显的抗炎症作用。

意大利Borrelli,F;Izzo,AA;Russo,A;Sautebin,L.(2002,288/04)指出咖啡酸苯乙基酯和高良姜精两者是蜂胶的重要成分。用含有及不含咖啡酸苯乙基酯的蜂胶乙醇提取液,在小鼠上研究了抗发炎活性。单独的咖啡酸苯乙基酯、蜂胶乙醇提取液加咖啡酸苯乙基酯显著抑制角叉菜胶水肿、角叉菜胶胸膜炎及佐剂关节炎。然而,高良姜精及不含咖啡酸苯乙基酯的蜂胶酊对急性和慢性发炎不表现抗炎作用。这一结果暗示,蜂胶的抗炎活性是由于咖啡酸苯乙基酯的缘故。

德国Ansorge,S;Reinhold,D;Lendeckel,U.(2003,306/05)研究了蜂胶类黄酮,橙皮苷、栎精及咖啡酸苯乙基酯对人免疫功能的影响。报道了结果,得出结论,蜂胶可认为是强力的天然抗炎物,它影响不同类型的免疫反应,或许是通过免疫调节T细胞呈现抗炎作用。

波兰Blonska,M;Bronikowska,J;Pietsz,G等(2003,945/05)研究结果指出,蜂胶酐对白细胞介素-1以及在转录浓度以脂多聚糖诱导的J774A.1巨噬细胞有抑制作用。测试的黄酮衍生物包括柯因、高良姜精、莰菲醇和栎精,显示它们有助于抗炎活性。

韩国SongYunSeon;Park,EunHee;Jung,KyuHgJAmg/kg;等(2002,967/05)研究表明,蜂胶乙醇和乙醚提取物,咖啡酸苯乙基酯抑制鸡胚绒毛膜尿囊膜的血管生成及小牛肺动脉内皮细胞的增殖;结果暗示,这种抗血管生成作用也负责抗炎症作用。

巴西Myint,MT;Banskota,AHmg/kg;Tezuka,Y等(2003,338/05)研究指出,巴西蜂胶的水和乙醇提取物表现出对脂多糖激活的鼠类似巨噬细胞产生氧化氮有抑制,抑制作用强弱要看剂量而定。从蜂胶水分离的17个酚类化合物中有15个是新成分。岩蔷蔽型二萜烯、类黄酮及一些酚类化合物具有强力抑制No的活性。松柏基醛和二聚的松柏基乙酸酯表现强力的抑制N0的作用。

日本Nagaoka,T;Banskota,AH;Tezuka,Y等(2003,340/05)蜂胶甲醇和水提取物在脂多聚糖激活的鼠类似巨噬细胞J774.1中表现出显著抑制NO的产生。然后检查了甲醇提取物中13种酚类化合物:咖啡酸苯乙基酯和2种类似物具有强抑制NO活性。报道了它们性质之间的关系和合成的咖啡酸苯乙基酯类似物的结构。这种抑制效应可能直接与荷兰蜂胶的抗炎活性有关。

4抗癌、抗突变和抗辐射作用

日本Suzuki,I;TaKai,H;Koide,M;Yamamoto,H.(1996,113l/96)给试验荷瘤小鼠每日注射蜂胶水34天。剂量为400μg/mouse的抑制率为85.0%,6只鼠中有3只肿瘤消失了;剂量为200μg/mouse,凝胶过滤组分G1和G2,抑制率分别为93.2%及85.0%,6只鼠中有4只及6只鼠中有1只的肿瘤消失了。白血病鼠每天腹腔注射抗痛药丝裂霉素C,1mg/kg共34天,A每天不注射蜂胶水;B每天注射蜂胶水13.33mg/kg,或者注射凝胶过滤组分G1,G2或G3(3.33mg/kg)。B组的小鼠比A组小鼠有显著较多的白细胞和血小板。

日本Mitamura,T;Matsuno,T;Sakamoto,S.等(1996,1407/98)将巴西蜂胶甲醇提取液用高效液相色谱分离。分离出一种抗肿瘤物质,定性为新clerodane二萜烯(PMS-1),分子式C20H32O3(分子量320)。研究了PMS-1对于在小鼠背皮涂上7,12-二甲基苯并蒽导致的皮肤癌发展的作用。得出的结论推测为,PMS-1通过在全程途径抑制DNA的合成减少皮肤癌的发生率,并且在分段合成途径通过降低DNA的合成抑制肿瘤的生长。

日本Sakantoto,S;Matsuno,T;Matsubara,M.(1994,1408/98)试验了蜂胶提取物对试验性小鼠良性乳头状瘤的处方。口服一种处方引起乳头状瘤里胸苦酸合成酶和胸腺嘧啶脱氧核苷酸激酶(分别在全程的酶和在分段合成途径对嘧啶核苷酸的合成)的活性受到抑制。荷瘤小鼠比对照寿命较长。局部施用蜂胶软膏无效。

日本Kimoto,T;Kurimoto,M.(1999,909/99)给雄性小鼠口服蜂胶和蜂胶提取物AtrepillinC有效地抑制,肾脂肪的过氧化。反复注射萘基三氟丙酮铁(FeNTA)(10mg/kg/d,8周,16次)造成邻近的肾小管和肾细胞坏死,并且在12个月后发生肺癌。蜂胶加AtrepillinC的抗氧化作用保护了癌的发生。

美国Matsuno,T;Chen,C;Basnet,P.(1997,573/00)从巴西蜂胶水中分离出1种化合物(PRF-1),对肝细胞癌(HuH13)、子宫颈腺癌细胞(HeLa)和人肺癌(HLC-2)是细胞毒素。人二倍体包皮细胞几乎不受影响。这种成分也显示抗氧化活性。

日本Matsuno,T;JungS-K;Matsumoto,Y.等以(1997,574/OO)从巴西蜂胶分离出一种化合物,对人肝细胞癌(HuHl3)在体外培养中表现出优先的细胞毒性。观察到的细胞毒性似乎部分可归因于似细胞凋亡的DNA片段。经鉴定这种化合物是3-[4-羟基-3,5-双(3-甲基-2-丁基)苯基]2-丙烯酸(3,5-二异戊二烯基-4-羟基肉桂酸(ArtepillinC)。

日本Matsuno,T;Matsumoto,Y;Saito,M.等(1997,575/00)根据对人肝细胞癌细胞毒性的检验,用高强液相色谱分离了巴西蜂胶甲醇提取液。分离出双萜的两个异构体,分子式C20H30O3(分子量318.46)。这种无色化合物的结构是clerodane双萜(一、15-氧代-3,13Z-kolavadien-17-含氧酸;二、15-氧代-3Z-13E-kolavadien-17-含氧酸)。

日本Hirota,M;Matsuno,T;Fujiwara,T;等(2000,910/01)从巴西蜂胶分离出(Z)-2,2-甲基-8-(3-甲基-2-丁基)-苯并吡喃-6-丙烯酸(A)和已知的苯并吡喃衍生物,(E)-2,2-甲基-8-(3-甲基-2-丁基)-苯并吡喃-6-丙烯酸(B)。分光光度法分析确定了它们的结构。在紫外线(365mm)照射下B迅速变成A,也观察到相反的反应。反应从A或B开始,A和B的比率到达2.3。指出是一个光稳定态。在抗人肺癌细胞(HLC-2)方面,A显示比B的细胞毒性强7倍。

以色列Kiderman,A;Torten,R;Furst,AL.等(2001,562/03)报道一名13个月的婴儿得了嘴两边的嗜酸性细胞瘤,治疗了4个月没有改善;然后局部涂蜂胶羊毛脂(蜂胶:羊毛脂=1∶2);在3周内肿瘤消失了,没再复发。

日本Kimoto,T;Aga,M;Hino,K.等(2001、563/03)指出ArtepillinC(3,5-二异戊烯基-4-羟基肉桂酸是巴西蜂胶的活性成分,具有抗肿瘤活性。在体外将它施用在不同表现型白血病细胞系(淋巴细胞白血病、骨髓和单核细胞白血病、非淋巴细胞非骨髓白血病细胞系),它表现出强杀细胞作用,在所有细胞系都导致明显的程序性细胞死亡。观察到在T细胞系最强的作用。暴露在ArtepillinC以后,在细胞系导致程序性细胞死亡体和DNA片段。白血病细胞内DNA的合成明显受到抑制,镜检肯定了细胞的分解白血病细胞的程序性细胞死亡可能部分和被Fas抗体的表达加强及丧失线粒体膜电位所加强。虽然ArtepillinC抑制被正常血淋巴刺激的美洲商陆有丝分裂原(PWM)的生长,它对正常的未受刺激的淋巴细胞没有杀细胞作用。这些结果暗示,ArtepillinC有抗内血病作用,对正常的淋巴细胞有有限的抑制作用。

日本Usia,T;Baskota,AH;Tezulca,Y.等(2002、305/04)从中国蜂胶甲醇提取物的可溶于乙醇的组分中,分离出12种已知成分及两种新的类黄酮:3-氧-短叶松素和6-肉桂基柯因。根据色谱及化学分析对分离成分的结构已经明了。用分离的成分对5种癌细胞系的抗增殖活性进行了测试。咖啡酸节酯及咖啡酸苯乙基酯表现出强力的抗肿瘤增殖活性。

古巴CuestaRubio,O;FrontanaUribe,BA;RamirezAPan,T.等(2002,568/04)21个古巴蜂胶样品的高压液相色谱分析表明,其中1个重要成分是聚异丙烯基化的二苯酮(nemorosone)。纯nemorosone显示有抗上皮癌(Hela)、表皮癌(Hep-2)、前列腺癌(PC-3)和中枢神经系统癌(U251)的细胞毒性活性。它也表现出抗氧化活性。

日本Sugimoto,Y;Iba,Y;Kayasuga,R.等(2003,1232/04)试验表明,蜂胶颗粒A.P.C.显著降低了被特殊的烟草致癌物引发的小鼠肺肿瘤的数量。蜂胶肉桂酸衍生物对人肿瘤细胞系的细胞生长有抑制作用。

日本Akao,Y;Maruyama,H;Matsumoto,K等(2003,305/05)发现蜂胶成分Drupanin和酒神菊素(baccharin)对人的肿瘤细胞系的细胞生长有抑制作用。经形态的和核小体的DNA片段分析,确定这种成分在细胞中诱导程序性细胞死亡。它们的作用不如巳知蜂胶中的抗痛化合物ArtepillinC。

克罗地亚Orsolic,N;Basic,I.(2003,341/05)研究了蜂胶水衍生物在CBA小鼠可移植的乳腺癌的抗转移效应。静脉注射有活力的癌细胞20万在肺部产生转移。移植癌细胞以前或以后,腹膜注射蜂胶水50mg/kg或150mg/kg显著抑制肺部转移的数量,也抑制肿溜的生长、这种效应或许是通过蜂胶水的免疫调节活性。

日本Aso,K;Kanno,S;Tadano,T;等(2004,941/05)试验表明,蜂胶强烈抑制人组织溶解的淋巴瘤U937细胞的增殖及大分子的合成,并取决于剂量和时间。蜂胶0.015~0.500μL/mL表现抗肿瘤活性,50%抑制浓度为0.180μL/mL3天。它也抑制DNA,RNA及蛋白质合成,50%抑制浓度分别为0.080μL/mL,0.170μL/mL和4.300μL/mL。结果暗示,蜂胶的抗肿瘤活性是通过诱导程序性细胞死亡。蜂胶作为预防和治疗癌症的药剂可能有用。

克罗地亚Orsolic,N;Knezcvic,A;Sver,L等(2003,1305/05)在给鼠类移植肿瘤细胞以前或以后,蜂胶水和有关的多酚化合物对鼠肿瘤(乳腺癌和结肠癌)表现出强抗转移活性。口服或系统给予蜂胶水或咖啡酸显著降低皮下肿瘤的生长,并延长鼠的存活期。在给大、小鼠接种肿瘤细胞以前,蜂蜜也有明显的抗转移作用。在接种肿瘤以前,腹膜内或皮下给予蜂王浆不影响转移的形成;但是接种肿瘤以前静脉注射蜂王浆显著抑制转移的形成。注射蜂毒后立刻静脉给予肿瘤细胞,肺上肿瘤结节数显著低于未处理鼠或皮下注射蜂毒处理的鼠。这些发现清楚说明蜂毒抗肿瘤和抗转移,高度依赖于注射途径和蜂毒成分与肿瘤细胞的密切接触。这些数据表明,口服或注射蜂产品在控制肿瘤生长和转移方面可能有重要作用。

我国台湾省ChenChiaNan;WuChiali;ShyHorngShing;等(2003,950/05)从台湾产蜂胶分离出两种新异戊二烯基黄酮,蜂胶林A(2)和蜂胶林B(3),它们有抗3个癌细胞系的细胞毒性。DNA含量和DNA片段分析指出,蜂胶林A(2)有效地诱导癌细胞系程序性细胞死亡。蜂胶林A(2)和蜂胶林B(3)是强抗氧化剂,表现出强力的抗大部分自由基的清除作用。

埃及EIKhawsga,OAY;Salem,TA;Elshal,MF.(2003,1657/05)在腹膜内注射阿利克腹水癌(BAC)前2h、以胃插管法饲喂蜂胶(160mg/kg)商效地抑制肿瘤生长和腹水癌的增殖。肿瘤的大小明显缩小,过氧化脂质显著降低。埃及粗蜂胶具有强抗肿瘤活性。抗肿瘤机理可受到预防氧化损伤及诱导程序性细胞死亡的调节。

波兰Cizmarik,J;Lahitova,N.(1998,1173/00)研究了蜂胶对硝基乙烯和N-甲基-N-亚硝基肌基因毒性的影响。采用马龙-爱默氏测验,检测了蜂胶鼠伤寒沙门氏菌TA97和TA100的抗突变作用。在最高浓度(5%)蜂胶测试中,硝基乙烯的突变性对TA97下降67%,对TA100下降56%。蜂胶对亚硝基胍突变作用在TA97降低52%,在TA100降低64%。10%蜂胶对鼠伤寒沙门氏菌具有毒性作用。

我国台湾省Jeng,SN;ShihMK;Kao,CM等(2000,1214/01)采用鼠伤寒沙门氏菌菌株TA98为测试模型,抗2种直接的突变原:4-硝基-氧-苯二胺和1-硝基芘;以及2个间接的突变原:2-氨基-3-甲基咪唑[4,5-f]喹啉和苯基[a]芘带S9混合物,评价了蜂胶酊的抗诱变性。蜂胶酊抑制这些化合物的诱变性取决于剂量。

埃及EI-Ghazaly,MA;Khayyal,MT.(1995,300/99)试验使大鼠整个身体暴露在伽玛射线下,呈现出加剧的炎症反应和加强介质的释放。13%蜂胶水有强抗炎活性。在试验中老鼠暴露在不同剂量(最高达6Gy)伽玛射线下。在暴露前后口服蜂胶水(5mL/kg)显著降低了角叉菜胶引起的加剧的脚水肿。在佐剂引起的关节炎急性期,暴露在射线下引起血浆中酸性磷酸酶水平、丙二醛浓度提高及血液中超氧化物歧化酶活性显著增加。照射前用蜂胶水处理降低了血浆里丙二醛的浓度,并使血浆酸性磷酸酶正常,蜂胶水刺激超氧化物歧化酶的释放。蜂胶水在保护伽玛辐射引起的炎症反应上可能有医疗价值。

克罗地亚Orsolic,N;Tadic,Z;Benkovic,V等(2004,1306/05)伽玛射线照射的小鼠每日口服蜂胶水50mg/kg20天;它们存活比对照较长。先给小鼠口服蜂胶水20天,然后照射伽玛射线,在脾重、脾的细胞构成和骨髓降低方面比对照较少。

5预防龋齿

巴西ParkYongKuH;Koo,MH;Ikegaki,M.等(1998,1192/00)已知龋齿是由细菌移地发育及细胞外的多聚糖的积累造成的。突变链球菌、内氏放线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用蔗糖合成多聚糖。蜂胶酊抑制突变链球菌的葡糖基转移酶活性及内氏放线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增殖。含有高浓度的松属素和高良姜精的蜂胶酊显示最强的抑制酶活性和细菌的增殖。

巴西Koo,H;Gomes,BPFA;RosaIen,PL等(2000,599/01)用15种微生物测试了蜂胶(10%,w/v)和山金车(ArnicaMontana)(10%w/v)抑制突变链球菌的黏附及抑制水不溶的葡聚糖的形成。蜂胶提取物显著抑制细菌的增殖,表现出对放线菌属最大的抑制。蜂胶提取物最终浓度为400μg/mL,几乎完全抑制细菌的教附;浓度为500μg/mL抑制水不溶的葡聚糖的形成。山金车在测试中只有微弱活性。

巴西Duade,S;Koo,H;Bowen,WH等(2003,315/05)最近发现了一种不含类黄酮的蜂胶新变种,化学分类为第6种。研究评价了这种蜂胶配及其化学组分对纯化的葡萄糖转移酶活性以及对突变链球菌的生长和黏附的影响。葡萄糖转移酶在溶液中的活性受到蜂胶酊的有效抑制(在0.5mg/mL时抑制>80%),已烷和氯仿组分(在100μg/mL时抑制60%-90%)对表面酶的抑制作用不强。乙醇、己烷和氯仿组分也表现出显著的抗菌活性。这些结果表明第6型蜂胶显著降低葡萄糖转移酶活性,抑制突变链球菌的生长和黏附。这种生物学活性与其非极性成分有关。

6保肝效应

古巴Gonzalez,R;Corrho,I;Remirez,D等(1995,302/97)试验了古巴红蜂胶乙醇提取液对四氯化碳引起小鼠急性肝中毒的作用。蜂胶酐的剂量为5mg/kg,10mg/kg和25mg/kg体重,显著降低了小鼠血清中丙氨酸转氨酶的活性及丙二醛的浓度,以及降低了被四氯化碳在肝中升高了的甘油三酯的浓度。这种作用被电子显微镜观察到了。得出结论:红蜂胶酊在本试验模型中的保肝作用,可能是由于其抗氧化性质,即清除氧自由基的作用。

日本Basnet,P;Metsushige,K;Hase,K等(1996,317/98)用四氯化碳引起小鼠肝损伤模型试验中,蜂胶水表现出强保肝活性。交联葡聚糖LH-20柱色谱和制备的薄层色谱法产生了2-二咖啡酰奎尼酸衍生物,甲基3,4-二-氧-咖啡酰奎尼酪和3,4-氧-咖啡酰奎尼酸,采用2D核磁共振确定了它们的结构。用肝损伤的小鼠试验,这两种化合物比甘草甜是较强的抗肝中毒的制剂。

日本Basnet,P;Matsushige,K;Kadot,S等(1996,318/98)指出蜂胶水表现强力的保肝活性,抗小鼠四氯化碳中毒,抗半乳糖或脂多糖使小鼠肝损伤。在培养的鼠肝细胞中,蜂胶水也表现出显著的抗四氯化碳导致的肝细胞损伤。化学分析从蜂胶水分离出4种咖啡酰奎尼酸衍生物,用色谱法将它们的结构确定为甲基3,4-二-氧-咖啡酰奎尼酯,3,4-二-氧-咖啡酰奎尼酸,甲基4,5-氧-咖啡酰奎尼酯,3,5-二-氧-咖啡酰奎尼酸。这些化合物在浓度为10μg/mL比甘草甜是更强的保肝剂。奎尼酸单独在培养的鼠肝细胞抗四氯化碳中毒方面不表现保肝作用。绿原酸和咖啡酸比二咖啡酰奎尼酸衍生物的保肝作用较弱。

日本Motsushige,K;Basnet,P;Hase,K等(1996,691/98)评定了蜂胶在小鼠抗STZ毒性对胰腺细胞的保护作用。蜂胶水抗御sTZ的毒性完全保护了细胞。发现蜂胶水的保护作用几乎和烟酰胺相同。蜂胶水也抑制人的白细胞产生白细胞介素。认为清除自由基作用加上抑制白细胞介素和氧化氮的合成,是蜂胶水抗STZ毒性的保护作用的主要原因。

古巴Merino,N;Gonzalez,R;Gonzalez,A等(1996,1044/98)试验老鼠用四氯化碳和25md/kg,50mg/kg或100mg/kg古巴红蜂胶配处理,对其肝脏进行了组织学评定。也测定了丙氨酸转氨酶和肝脏甘油三酸酯。计量了拉巴波特氏腺泡3区的大体上膨胀的“气囊”细胞数量,以图像分析软件确定了肝脏损伤(脂肪组织炎)的面积。与对照相比,蜂胶酊处理的老鼠,表现出显著降低气囊细胞数,降低甘油三酸酪水平及丙氨酸转氨酶活性,在其肝脏有较大的脂肪组织炎。

我国台湾省LinS-C;Lin,Y-H;Chan,C-F等(1997,568/00)用大鼠研究了蜂胶BT对乙醇引起的慢性肝损伤的保肝和医疗作用。发现10mg/kg蜂胶配显著降低了提高了的血清转氨酶(谷草转氨酶、谷丙转氨酶)、血清三酰基甘油酯和肝三酰基甘油酯。组织病理检查显示,30mg/kg蜂胶配降低了肝细胞脂肪的变性,显然是因为肝组织的空泡的形成。

古巴Remirez,D;Rodriguez,S;Ancheta,O等(1997,583/00)以烯丙醇诱导小鼠肝损伤,注入腹膜内蜂胶酊25mg/kg,50mg/kg或100mg/kg,显著降低血清丙氨酸转氨酶和肝中丙二醛水平。然而,被烯丙醇排除的鼠肝中的谷肮甘肽不被蜂胶提高其浓度。蜂胶也降低烯丙醇引起的肝损伤。蜂胶的保护作用依赖于浓度。

古巴Rodriguez,S;Ancheta,O;Remirez,D.等(1997,584/00)给大鼠口服1000mg半乳糖胺,30min后口服蜂胶酊10mg/kg,50mg/kg或100mg/kg。蜂胶预防或减轻肝损伤;它停止丙氨酸转氨酶和丙二醛活性的提高,并降低它们在血清里的浓度。讨论了蜂胶的抗氧化性在预防肝炎上的可能性。

印度Sharma,M;Pillai,KK;Husain,Z等(1998,1198/00)研究了蜂胶对4-乙酰氨基酚引起的大鼠急性肝坏死的保护作用。在施用4-乙酰氨基酚4日前,用蜂胶50mg/kg或100mg/kg预处理,可保护肝避免中毒。蜂胶处理比只用4-乙酰氨基酚处理大鼠有较低的氨基转移酶。同时结合施用100mg/kg蜂胶不发生多病灶肝坏死。用50mg/kg蜂胶和Liv.52(一种草药制剂)处理观察到了坏死病灶。更多养蜂技术和蜂产品知识请关注湖北天马养蜂场官方微信公众号:"honeymarket",或者加QQ号2969169050,欢迎投稿和交流讨论蜜蜂文化。

韩国SeoKyungWoH;Park,MiJung;Song,YeongJung等(2003,350/05)用大鼠和小鼠试验表明,蜂胶对诱导的肝损伤有保护作用,这种作用可能以抑制I型酶和诱导Ⅱ型酶来解释。

引自《中国蜂业》2006(8~11)

湖北天马养蜂场给养蜂人送《蜂群生物学》电子书啦!还不赶紧抓紧时间加他们QQ2969169050找他们要书?塔兰诺夫的《蜂群生物学》是养蜂人必读书之一。书中以大量的实验数据,阐明了蜜蜂生活特性,揭示了蜂群内部的奥秘。为后人制定养蜂方法和措施提供了理论根据。一个养蜂者,若不读这本书,将成为一生中的遗憾。加他们的QQ2969169050就可以找他们要了,还犹豫什么,赶快行动吧!若需转载请附本文http://www.hbtianma.com/article/1269.aspx链接。█

用户评论:


昵称:

养蜂技术

湖北天马养蜂场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号【关闭】